位置:首页 > 《山河令》编剧:周子舒是有两千个图层的灰、温客行有种天真的残忍

《山河令》编剧:周子舒是有两千个图层的灰、温客行有种天真的残忍

来源:在线观看 时间:2021-03-02 17:00:59

影视行业总有那么一些往上爬升的新生力量,他们走在创新和冒险的前沿,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参与采访、整理:吴晓亚

豆瓣某组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在2020年开机的一众项目中,哪一部会最扑街?《山河令》高票当选。彼时没几个人相信《山河令》有走红的机会。

但作为今年上线的第一部武侠剧,《山河令》意外翻盘。豆瓣近10万网友打出8.3分,剧中角色和演员人气飙升,《山河令》呈现的国风新武侠也得到观众认可。

作为该剧唯一编剧的小初也因为贡献了久违的武侠风剧情受到网友追捧。豆瓣、微博不乏网友对该剧和主创的赞誉。这是小初的第一部中文作品,看到朋友或网友对剧中武侠风、江湖味的赞同,小初都会偷偷乐。

在这之前,小初在海外名校读书,做过投行,之后进入纽约电影学院进修,2018年回国。直到2019年初接触到《山河令》,凭借几万字的创作思路从制片人马韬手里拿下这个项目。从前期创作思路到剧本创作再到跟组拍摄,小初都是该项目的唯一编剧。这样从始至终由一个新人编剧把控项目的事情并不多见。

而小初认为,正是这样的创作自由保证了各方声音对《山河令》提的所有意见都可以经由同一个人去认可、消化、统一、输出,整部剧的基调和情绪才没有走样。而作为一个骨灰级武侠粉,小初长达二十年的积累终于在《山河令》得以释放。

今天上午,小初接受了数娱在内的几家媒体的采访,对于剧中很多核心问题,她也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以下为采访核心内容:

谈角色和演员:

周子舒的底色是有两千个图层的灰,

龚俊的狗狗眼加了很多孩子般的天真残忍

Q:你心中周子舒和温客行身上有哪些闪光点?

小初:我觉得两个人的人设都非常非常有魅力、立体,是活生生的人,不仅有棱面,而且看得到他们的来处和去路,有血有肉。不过在创作上,周子舒要难得多。因为温客行的个性很突出,用一个比较专业的词来说,这个人的折叠度更高,容易出彩。他的主要诉求就是复仇,非常清晰,很容易让观众理解,而且我本人挺话唠,写温客行很顺手。但周子舒非常复杂,他很内敛深沉有层次,这个人物的底色是深深浅浅的灰,就是你打一看他就是一片灰,把他放到photoshop里面才发现这个灰有两千个图层。我写周子舒的人物小传写了四千字,但还是很难精准地概括这个人,他太复杂了,特别是剧版对他的背景设定做了一些丰富和改变,导致他内心背负的东西、需要放下的东西、顾虑的东西实在太多。以电视剧的表现形式和受众特性而言,这个角色其实没有温讨巧,因为都是内里的东西,也要怪我自己功力不足。不过两位演员都交出了非常棒的成绩,他们的表演有递进有层次,也设计了很多细节去表现那些内敛的东西,完善了我创作上的不足。

Q:从目前的剧情来看,两个人其实儿时就认识,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设定?

小初:我觉得用相识这个词特别好,其实网上说的竹马不是非常恰当。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是,有些人生来便是知己,这是故事的核之一。我这个设计只是给他们埋一个前缘。剧中我对周温出现前的江湖、五湖盟的恩怨这些前史的勾连做了很大幅度改变,也是为了让两个人物有更强勾连,让温客行跟上周子舒有更充分合理的动机。而两个人之所以是知己,是骨子里的肝胆相照,不是因为这点前缘,这个前缘只是给他们一个放下戒备了解彼此的契机。换句话说,如果周子舒本身不是这样的周子舒,可能温客行未必会手下留情。我只能说温客行这个人物的核心点是,他很多年来都欺骗自己,认为自己是活在一场噩梦里。而与周子舒儿时的相识属于他认知中,入梦前圆满的有光的世界。他对那个世界的一切都念念不忘,格外柔软,他把所有属于人的情感都寄存在那个世界里,这是它核心冲突的投射,所以才有这样一个设计。

Q:我们应该怎么理解温客行和周子舒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你觉得他们两个关系形成的基础是什么?

小初:有些人天生就是知己,周子舒和温客行骨子里就是知己,我自己认为这一段在剧作里面比较明显,但大家可能没有那么get到。整个江湖都想要琉璃甲,只有他们两个不想要。有一句叫李生大路无人采摘必苦,他们两人都用各种形式cue过这句话。他们都活得非常通透,区别只在于周子舒可能已经经历了苦痛,爬出来了,温客行还陷在里面。因为这两个人本质上的心心相惜和肝胆相照,才会有后面的救赎。

温客行更有种天真的残忍,因为他的人生在9岁那年戛然而止。他应对外面人的时候,用的是成年后谷主杀伐决断的样貌。面对周子舒,他会很柔软,还有点孩子气。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设置他们以前相识。周子舒存活在温客行9岁入睡前、噩梦还没有开始的人生中。这都是一些伏笔。我觉得这样两个人,就算我不给他们这样一个契机,让他们用其他方式相遇,也一定会成为知己好友,因为本质是同类。

Q:在主要人物的刻画上,您会给他们各自赋予什么不同的看点,以及在细节上怎么刻画?

小初:我认为主角团一定有一个元素是他们所有人都共通和认可的,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性格可以千差百异。我们的主角团共同点都是潇洒的人,他们对正邪之间的执迷、对琉璃甲、对名利的争夺看得非常淡,并且都是重情重义快意恩仇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就要尽量拉开明显的性格差距,比如温客行和周子舒一个偏动一个偏静,一个展现出来是外向,一个展现出来是内向。顾湘和曹蔚宁两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傻、憨憨可爱,少年男女不太知愁滋味,但一个偏正一个偏邪。顾湘其实很善良,只是成长环境没有人教她正确的价值观。这有一点像《红楼梦》里的晴为黛副,《山河令》里面很多人物是在彼此隐隐的投射,顾湘遇到曹蔚宁救赎,还有后面没出场的两个反派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投射。同样本质的人,如果遇到不同的人,可能会永远地改变他对社会的认知和命运,是这种写法。

Q:通常会怎样雕琢让大家一秒get他们的可爱点?

小初:我写人物小传会写外貌特征,然后希望选角团队能尽量按照这个去找,也会写性格特征和心理深层层次分析。我的人物小传反正都挺长,希望能帮到演员去明晰地刻画。比如外貌特征上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周子舒的演员面部软组织要偏少,温客行的演员可以轮廓更顺滑一点。他们很好地满足了要求,这样两人在外貌上就能拉开明显的差距。还有五湖盟那几个老哥们,本来都是面目比较模糊的江湖大侠,但是我在外貌和性格上努力拉开差距。一个是那种莽莽苍苍的大盟主大汉,一个是儒雅的、有点废物的大侠,另一个比较冲动暴躁嘴快。这样观众就能记住不同的人物,因为我们人物确实有点多。

Q:其实刚开始网友不是特别看好选角,但现在真香了。你在演员和角色的适配度上经历过怎样的心情?

小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制片人和选角团队真的眼睛特别毒。其实周子舒是一个温柔、清白慈悲的人,因为他看透了,等于有点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意思,但张哲瀚看起来是一个硬汉。一开始选择的时候有些人会有反对的声音,但其实在《演员请就位》的时候,陈凯歌导演眼睛就最毒,他就说张哲瀚的眼睛其实是可以很妩媚多情、演出脆弱感的。我觉得特别贴,包括顾湘的灵、曹蔚宁的憨、温客行的眉目含情。温客行这个人物是要有一点观众的怜惜感的,因为他确实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他是一种天真的残忍。如果演员没有让观众怜惜同情的特质,这个人物不太好出来。但是我们选的龚老师,那个狗狗眼真的加了很多孩子般的天真残忍进来,让这个人物特别立体顺滑。

Q:问您最喜欢哪个人物应该有点不太公平,应该每个都挺喜欢的。

小初:其实我不光喜欢刚刚提的这5个,我连蝎王这个反派,这个人物刻画的很是我个人的萌点,甚至柳千巧于丘烽这两个人物我也特别喜欢。

谈项目制作和剧情:

周子舒主动卸下面具是卸下心防,

后面剧情全程高能

Q:怎么进入到这个项目中,以及这部剧的整体剧本创作花了多长时间?

小初:《山河令》是我的第一部中文作品。我本科在约克大学读心理学和大众传媒双学士,之后在投行工作了几年才去纽约电影学院读了导演系硕士,做了一段时间独立电影,2018年决定回国发展。经过一些坎坷才接触到《山河令》。我接触这个项目是被我们的总制片人马总挖掘的,很兴奋地前前后后写了几万字的创作思路。马总觉得挺不错,就很大胆地给我这个新人提供了机会。从2019年4月签约到2020年9月杀青,总共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不过中间有一些客观因素耽误,真正花在创作上的时间应该在9个月以上。

Q:做剧本过程中,对你最大的挑战和让你比较兴奋的点是什么?

小初:哪儿哪儿都是兴奋点,全程嗨到像打了鸡血一样快乐。第一集改了十二三稿还是没有验证的感觉。前期冲突过程比较寂寞,也有很多挑战,就当成自己跟自己玩、过关打boss涨经验的游戏。其实只要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一种很奢侈的幸运,我很珍惜。挑战就是剧本本身文本的难度。

Q:剧里有很多古诗词,有些也挺冷门,在创作过程中您都下了什么样的功夫?以及你印象最深刻的这一段台词是什么?

小初:目前已经播出的部分,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段台词,一是第二集,他们在破庙里面,温客行说“而布衣之徒,设取予然诺,千里诵义,为死不顾世”,这是司马迁《史记》里我觉得对侠义精神一个特别好的概括。再一个是第九集,温客行和周子舒在街上聊天论英雄那段,说英雄谁是英雄,英雄这两个字都是一笔一笔血写出来的,我觉得蛮典型。第一段是非常传统的古典武侠的诗词的体现。第二段是我自己写的,新武侠对于传统武侠认识的一种升华。

我作为一个内容输出者,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想用毕生去弘扬、展现和继承中华古典文化之美。目前由于水平有限,有些地方可能有点生硬、不接地气,但我觉得努力的方向是没错的。因为新一代观众在成长起来,我觉得我和别的创作者都有责任像一个旁音,在让观众喜欢看的偏娱乐性的内容中包裹比较金色的内容,比如道德观、中华传统文化。我希望这种操作是方便年轻观众接受并消化这些真正内核的东西,这是内容输出者的一个尊严。

Q:有观众认为周子舒把自己的面具卸掉后性格突然由冷漠变得活泼,也不再担心自己被天窗的人认出来,这种改变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小初:其实我不觉得这个东西突然。张哲瀚老师一些小细节设置的特别好,对温客行这个人从戒备到从他的箫声里听到他的清正无邪,于是放下戒备,开始翻着白眼允许温客行跟他,再到两个人出生入死几次,在义庄那一次等于是共历生死,这在武侠里是一个很大的事,我们是一起扛过枪的人了。他的心路历程融化是一层层的。

我要强调一下,那个易容不是被水泡了。人家戴的是人皮面具,是主动卸下来的。有没有注意到之前周子舒有一句话,“坦诚相对是相互的”,之后温客行插科打诨开玩笑,他才意识到这个人还没有想跟我坦诚相对,那我做个表率,希望你能够回报我同样的诚恳,所以才有两人打闹,周子舒下水之后自己主动把易容卸下。易容卸下去等于心防卸下去。我写东西蛮喜欢用一些暗戳戳的比喻,这个易容等于一个心防。后面还有一个屏风也是相当于这种作用,绕过这个屏风摘下那个面具,就等于他们心防进一步解除和接近。

他不担心天窗之主这个问题,其实是因为天窗地理位置上在西北,他们已经来到江南,这里不是天窗的势力范围了。其二,他有一句台词,“我藏头露尾了这么些年够了”,他在天窗就一直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他在江南用本来面目在街上行走被天窗的人看到的几率其实微乎其微。就算是,他也不那么在乎,可以应付的来。后面周子舒看到天窗的势力渗透到岳阳城是很震惊的。他没想到天窗这样一个为野心家服务的组织会跑到江南的江湖里来掺和江湖人这摊事,这个东西很不合情理。为什么?后面你就知道了。

Q:有评价说觉得目前为止好像给温客行的角色偏爱更多,就是很多高光时刻都给了他,但周子舒的一些部分还没有太展开?

小初:其实这个说法是特别扎我心的,因为我不太在乎观众怎么骂我,但我很诚惶诚恐,怕对不起剧中人物,会自责是不是做的不够好。前面周子舒确实比较吃亏,因为温客行的东西又清晰又外放又有折叠度,很容易被人记住,比较容易强调温客行的光彩。但周子舒是全都藏在心里,他本来是一个os怪,只在心里疯狂吐槽,面上一直都是古井不波,这个东西不太好影视化,如果一直用旁白走,也会挺奇怪,这是这个角色吃亏的地方,也是我做的不好的地方。

但是不存在周子舒的戏份比温客行少,因为第一集其实整集讲的都是周子舒的挣扎、背负。由于我对他的背景和他跟天窗的关系都有做丰富,后面会是一整条线。之后周子舒的人物会立得更加饱满,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会有一个完整交代。另外,前面他也是有意为之。我把他设计的比较偏冷偏内向,这样两人之间的交锋会更有意思。当他把心防卸下来之后,后面这几集他就越来越活泼,话越来越多了。之前就非常辛苦演员,只能用小动作和细节去表现人物内心真正的想法,很难演,但我觉得演员演得很好,设计的很有层次。

Q:现在剧已经播到1/3,剧情从一开始的欢快轻松转向相对复杂沉重,那之后2/3的剧情看点会集中在哪些方面?

小初:我要说,全程高能,会给大家惊喜。不剧透的话,我认为剧情的看点是在真正的救赎上,周子舒会带着温客行走上真正回到人间的路,同时温客行也会带着周子舒回到他痛悔莫及的当年,直面那扇他觉得永远不可能坍塌的门。具体情节怎么编排,就等大家自己看了。

Q:剧的节奏是怎么编排的?

小初:我有一个座右铭,就是保持谦逊但野心勃勃,这一点投射到我们剧情上,我想说是全程高能,会让观众惊喜。每当你们以为这已经是高潮,其实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高潮,这个是节奏上的编排。基调上的编排其实也很符合文本本身,一个苍凉沉郁的江湖,但是是幽默而不轻松的,这个东西会从头到尾一直保持,很虐的时候也会很幽默。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那么潇洒、那么快意人生的人,再悲伤也会让自己笑。

Q:天窗这个组织加入江湖纷争是为了让整个剧情往国家国情怀走吗?

小初:对,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一定要有的。我认为所有武侠一定避不开要聊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如何用武报效国家,如何为国为民。武写作止戈为武,真正的武术家一定是要用自己的武术去带来和平,这个东西是我自己扩充的,会是后半部分的主题。

谈国风新武侠:

中国人的浪漫就是碧血照丹青

Q:《山河令》播出后网友对它的定位是一部国风新武侠剧,在写剧本的过程当中如何平衡武侠和感情这两条线?

小初:其实武侠部分的剧情主线本身就是在为周子舒和温客行如何相识相知、如何在一个令人失望的晦暗江湖里面看到希望看到光,跟自己的心魔达成和解这样一个主题服务的。框架就在那里,我做的是填充骨肉,就是主线和所谓情感线是相辅相成的。武侠必然是群像剧,有善有恶有深深浅浅的灰在构成江湖,情感也是包罗万有,有恩有义有情有错有仇恨有释怀。所以武侠和情感既是相辅相成,又是当做整体去处理。与其说是两条线,不如说像是思维导图里的鱼骨图,主线出现之后,情感是伸出来的一些小刺。不过由于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现在呈现的武侠比重比较少,算是一个比较大的遗憾,希望下次能圆梦。

Q:《山河令》播出之后,有没有特别让您印象深刻的评价?

小初:印象深刻的特别多,有些网友解读剧情真的很细腻。我藏得很深的东西都被他们读出来了,尤其是关于武侠风骨的解读,我最开心的就是被人夸有江湖那味了。但我只敢偷偷乐,不敢回应,我觉得好编剧应该用作品说话,如果我藏在作品里的东西没有被人读懂,那怪我功力不行,观众的骂和夸都是给了我注意力,我都应该感恩。

Q:在你的理解中,《山河令》和其他武侠剧不一样的地方在哪?

小初:我是89年生,应该是半个90后半个80后。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到大魂牵梦萦的江湖。我从9岁开始看武侠小说,是骨灰级武侠粉,因为在海外学习生活的经历,我非常深刻地意识到,中国的古典文化浪漫之根就是在武侠上,漫威、莎士比亚那是西方人的浪漫,可是我们的浪漫就是碧血照丹青,中国人真的只有在武侠中才能体会到那种刻入灵魂的文化自豪感。所谓千古文人江湖梦,就是由一个非常复杂的文化根系组成的。

这些年武侠之所以呈现式微,一是因为金古梁温这些大侠已经把老武侠写尽了,尤其是梁羽生、平江不肖生或者还珠楼主那个年代,他们是基于儒家士大夫文化上生长出来的老式道德观、价值观,也和当代文化有些脱节的地方,比如封建时代统治阶级是压迫百姓的,所以武侠主题是侠以武犯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但是这个思想照搬到法制社会新中国来就不对了。

新武侠里面的一个代表其实是古龙,古龙就写楚留香从不杀人,因为再坏的人也应该由法律来审判他,这就是新武侠在弘扬的思想。再就是传统武侠里女性地位太低了,女性都是镶边者、配件儿,是一个被男性凝视的客体,像我们新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这种思想就要不得,该改掉。我想写的江湖里面,女孩子一样可以扬鞭立马快意恩仇。不过说到底建立在我们中国传统美德上的仁爱、诚信、正义、忠孝这些元素,放在任何时代都颠扑不破,是我们创作者极力要维护弘扬的。

Q:你怎么看待现在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剧似乎越来越少,大部分是披着武侠剧的古偶言情剧。

小初:其实资方和片方要给更多好的武侠作品机会。《山河令》的成功我觉得因为是和大家渴武侠剧已久密不可分的,因为我觉得这个剧本身有点被大家谬赞,是大家现在渴武侠剧久已的加成。我希望片方多给优秀的武侠文本一个机会。除了金古粱温这些已经被人拍的耳熟能详的作品之外,网络上也有很多武侠小说创作是很优秀的,可能存在着一定的改编难度,包括有一些政治不正确的东西,但是是可以改出来的,希望能有更多的武侠剧被投射在屏幕上。因为我自己认为武侠真的是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浪漫,如果武侠真的断层的话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Q:在大家印象里武侠题材是比较男性主场的东西,你作为女性创作者看来,还有哪些偏男性的题材能由女性来进行升级突破?

小初:大家都忽略了一点,武侠的核心是四个字——侠骨柔情,那柔情这一部分天然就高度适合女性观众的。我觉得任何一个故事,文本是一度创作,剧本是二度创作,导演创作是三度创作,全剧组创作是四度创作,只要在创作过程中给女性创作空间,她一定会加入大量的女性创作者自带的视角和女性思考的东西,让女性观众能够接受。而且其实武侠的受众一直是六四开,女观众真的比大家想象的多。因为我以前是蛮著名的一个武侠论坛的版主,我们版论坛里女性真的不少。

Q:从你的角度来看,未来武侠剧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需要的武侠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小初:会年轻会潮流化,但是潮流化不代表魔改,不代表用一些很辣眼睛的道具去cue这个潮流。我在写《山河令》的剧本时,会用一些现代词汇,但是只会用不出戏的现代词汇,比如舔狗,这个词一出来年轻人都会笑,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上,这个词也没有任何冲突,也会用小姐姐。用这些比较现代的词汇让观众们认为,这是能够理解、能够共通的一种现代版本的武侠,而不是纯生活在史书上、故纸堆上的侠义故事,这个是我们能做的事情之一。

再一个是武侠要探讨现代精神,比如说我之前举例的楚留香不杀人,他认为再大的坏人也要被法律审判,他没有权力滥用私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现代精神体现。比如说传统武侠讲复仇,讲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但是现代文明不讲,不说是讲刑法、讲法律,也讲宽恕、讲放下、讲不要因为仇恨自苦,这个东西在《山河令》后面是会体现的,比如温客行跟他的仇恨之间的关系,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些更现代的、更符合我们国家现在主流思想的价值观需要对传统武侠做某种程度的改革。

-END-

运营 | 冬雪